杜衛東 周新京
  《江河水》是一部長達七十三萬言的鴻篇巨制,他以東江港的改革為主線,以一起文物走私商業間諜案為副線,通過跌宕起伏的情節,栩栩如生的人物形象,呼喚著時下文學作品中久違的英雄情結。整部作品構思縝密,氣勢恢宏。全書以名曲“江河水”穿插其間,猶如一部感人至深的交響樂,分為四個樂章:沉船、開工、抗命、起飛,由於篇幅所限,特選取第四部“起飛”以饗讀者。
  秦海濤心頭一震,孟建榮真是咬著魚鉤不撒嘴啊,雖然他到現在也沒看明白丁薇薇這步棋的用意,但他知道孟建榮要跟著玩下去,可就真的離死不遠了。
  “建榮,你要想去看看熱鬧,我不反對,你要跟著舉牌牌,我看就算了,就你那二把刀功夫,還不夠出洋相的。”秦海濤呵呵一笑,他勸孟建榮,也是動了惻隱之心,這樣一來,反倒把假戲演得更真實了。
  果然,孟建榮很不以為然:“有什麼啊,沒吃過豬肉還沒見過豬跑嗎,跟著舉個牌牌有啥技術含量?上次在全福興盧茜的表姐不是說了嗎,八千萬封頂,沒準這串九眼天珠,還花落我孟家吶!”
  秦海濤著實吃了一驚,孟建榮難道要扮豬吃虎、力挫群雄,把這串九眼天珠拍到手?
  孟建榮確有扮豬吃虎之心,去搏這串九眼天珠,不過他的目的不是收藏,而是另有意圖。他試探道:“海濤,你說我要八千萬把這串九眼天珠拿下來,一個億轉給盧茜表姐,她收不收?”
  秦海濤鄙夷道:“建榮,咱們要這麼做,可就連做人的底線都沒有了。”
  孟建榮笑道:“你把我當什麼人了,我能這麼做嗎?我只不過想證實一下,這串九眼天珠是不是真值一個億?”
  秦海濤鬆了口氣:“她本來就是要拿出一個億去競拍的,人家在古董界,稱得上大姐大,一言九鼎,有什麼好證實的,你到底打的什麼算盤?”
  孟建榮向秦海濤交了底:“海濤,不瞞你說,我最近資金運轉不開,集裝箱碼頭改造工程的預算讓江河砍掉一半,工程監理也換成了他們的人,成了一塊雞肋,只能掙點茶水錢,市政那項工程,也和公益性質差不多,就是賺個人氣。我要想拿下琊山煤化工基建工程,至少得和三四家建築公司拼實力,那幾家都是帶資進駐,我手裡要沒有兩三個億的流動資金,恐怕連口湯都喝不上。”
  秦海濤問道:“你手裡現在有多少錢?”
  孟建榮如實相告:“滿打滿算,也就八千萬了。”
  秦海濤啞然失笑:“建榮,真敢玩啊,就八千萬了還惦記著九眼天珠?”
  孟建榮以為和秦池關係非同一般,順理成章,秦海濤應該和自己處於同一戰壕,就攤開底牌:“海濤,我給你交個實底,我要能把這串九眼天珠拍下來,抵押給銀行,至少能貸出兩個億。”
  “哦!”秦海濤眼睛里露出驚異的目光。
  孟建榮又道:“我有個朋友,去年花了七千多萬在和田弄回來幾大塊和田玉原石,抵押貸款,你知道貸出來多少錢?”孟建榮伸出一個巴掌:“五個億!”
  秦海濤說道:“這事我倒有所耳聞,不過建榮,你怎麼能保證那串九眼天珠能落在你手裡?”
  孟建榮信心十足道:“盧茜表姐不參加競拍,誰還能出到八千萬?”
  秦海濤覺得腦袋有點亂,現在他更看不明白丁薇薇走的這步棋了,她到底是想讓孟建榮上天堂,還是想讓孟建榮下地獄?
  天下西湖,三十有六,惟揚州瘦西湖清秀婉麗,有如深閣處女;十里青石路,一幅山水畫,湖畔漫步,分不清是人在畫中走,還是畫中人停留。丁薇薇給父母掃完墓,難捨揚州美景,滯留數日後才來到了雲南麗江。提前打前站的依娜,已經在麗江最豪華的飯店為她訂好了房間。
  在揚州時丁薇薇就考慮,是回香港和依娜攤牌,還是在麗江和依娜攤牌?思來想去,決定在麗江就和依娜攤牌。
  依娜對她隱瞞的東西太多了,她居然捲走了琊山煤礦一個多億售煤款,這在大陸可是大案要案,況且江河懷疑她用這筆售煤款和秦海濤合伙做文物方面的生意,更是一個極其危險的信號,弄不好會給她的丁氏珠寶集團帶來極大麻煩。
  江河雖然沒有說出劉希婭在麗江看到方秋萍那一幕,丁薇薇卻不難推測問題出在方秋萍身上,否則江河就不會讓盧茜去試探秦海濤懂不懂古董了。可方秋萍又是怎麼露出馬腳引起江河的懷疑,這就讓丁薇薇難以判斷了,難道是琊山煤礦那邊出了問題?江河說過,琊山煤礦那個叫趙達夫的副礦長與方秋萍的關係也很曖昧,這個方秋萍真是麻煩不斷。
  丁薇薇沖了一個澡,便打電話讓依娜到她房間來。
  依娜敲門進來,丁薇薇收拾起在揚州的好心情,寒著臉一指沙發:“依娜你坐吧,我有話要問你。”
  (未經許可,不得以任何方式複製或轉載本書之部分或全部內容。)  (原標題:江河水(二))
創作者介紹

crazy

wh82whvbh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